你好,歡迎來到91淘課網!
返回首頁

教育評價改革向何處去

發布時間: 2020-12-21  | 內容分類: 使用幫助 | 瀏覽量: 244

教育評價事關教育發展方向,有什么樣的評價指揮棒,就有什么樣的辦學導向。近日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《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》提出,堅持科學有效,改進結果評價,強化過程評價,探索增值評價,健全綜合評價,充分利用信息技術,提高教育評價的科學性、專業性、客觀性。

提出結果評價、過程評價、增值評價、綜合評價“四個評價”抓住了我國當前教育評價存在的“老大難”問題,是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的最大亮點。而要落實“四個評價”,需要把“四個評價”作為一個整體全面推進,同時需要形成全社會的合力。

實施“四個評價”正是破“五唯”的治本之策。從根本上說,存在“五唯”評價問題,主要原因是實行結果評價。改進結果評價,強化過程評價,就不再是只以一次升學考試成績評價錄取學生,而要把受教育的過程以及學生在過程中的表現,也納入評價體系。這要求學校必須重視教育過程,給學生完整的教育。我國要求所有基礎教育階段的學校,要做到“五育并舉”,但仍存在重智育,輕體育、美育、勞育的問題,就因在之前的結果評價中,這些教育不是評價項。如果把學生的成長過程也納入評價體系,那么,將引導所有學校轉變教育理念。

發達國家的教育評價體系,非常重視過程評價。比如,美國也有統一考試(SAT或者ACT),不過大學錄取學生,并不是按這一考試成績對學生進行排序,而只是把這作為一方面評價指標,在SAT、ACT之外,大學要看申請者的高中所學課程及課程成績,高中綜合表現與特長等。加拿大的大學錄取本土學生,在有的省甚至只看高中的課程成績,沒有集中的統一升學考試(有的課程會有省考,課程的成績由省考與平時成績綜合評定,如省考成績占40%,老師給的平時課程成績占60%),這促進各高中重視課程建設,通過上好每一門高中課程,保障高中教育質量以及大學生源素質。

近年來,越來越多的國外大學認可中國高考成績,但是,他們并不是就按高考成績進行錄取,而是把高考成績作為評價學生學習能力的指標,還要考察學生其他方面的表現。對于社會輿論關注的考試招生制度改革,“總體方案”明確了推進過程評價的思路,加快完善初、高中學生綜合素質檔案建設和使用辦法,逐步轉變簡單以考試成績為唯一標準的招生模式。

很顯然,“四個評價”是一個有機整體,不能局部推進。比如,對于增值評價,普遍的理解是,要看學生的變化“增量”,當初入校時的表現如何,畢業離校的表現如何,如果變化大、進步快,那表明教育所起的作用大。這相對只看學生畢業時的表現是有進步的,可以引導學校、教師轉變對學生,尤其是之前被認為是“差生”的學生的態度。但是,如果增值評價,還是基于分數,那就仍舊沒有突破“唯分數”評價。

我國有的地方也已經探索增值評價,按照學生進校時的成績,給高中下達升學指標任務,超過這一指標任務就獲得更高評價。這對一些普通高中是“利好”,得到的評價會超過重點高中,然而,說到底,這還是唯分數與唯升學評價。這就要求在探索增值評價時,健全綜合評價。不能只進行分數角度的增值評價。

而優化過程評價,探索增值評價,探索綜合評價,都面臨一個共同問題,即如何保障評價的客觀性、公正性與公信力。毋庸置疑,結果評價是最易操作、公平可見的評價,但這是很脆弱的公平,并不代表過程公平,也不能反映學生的綜合素養。而進行過程評價、綜合評價,會引入人為因素,要樹立過程評價、結果公平的公信力,就必須在推進“四個評價”改革上,達成廣泛共識,形成社會合力。

實施過程評價、綜合評價,都依賴學校、教師對學生進行評價,要讓評價擺脫非教育因素影響,就必須提高學校的現代治理能力,這是樹立“四個評價”公信力的關鍵所在。因此,推進“四個評價”,應推進教育管理體制改革和學校辦學制度改革,落實和擴大學校辦學自主權,建立現代學校制度。“總體方案”提出,要加強專業化建設,構建政府、學校、社會等多元參與的評價體系,建立健全教育督導部門統一負責的教育評估監測機制,發揮專業機構和社會組織作用。這對于深化教育評價改革極為重要。


版權所有·山東金榜苑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魯ICP備12020903號-3 魯ICP證:魯B2-20150005 魯公網安備37083202370887號

Copyright 2014-2025 www.soflexsofa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
推薦使用chrome、360或者IE8以上瀏覽器

tlc同乐城